證據保全

證據保全

證據保全

證據保全

證據保全的相關法條在民事訴訟法及刑事訴訟法中都有詳細記載,意思是指法院於訴訟提起前或起訴後未達調查證據之程度,為了避免有心人士將證物湮滅、偽造、變造、隱匿,或是經他造同意,於是依聲請或依職權,預先為調查證據並確保證據安全之程序。不僅可以事先防止證據滅失或礙難使用,以避免將來在訴訟中舉證困難,再者,亦可使兩造「於提起訴訟前聲請保全證據,得利用法院所調查之證據及所蒐集之事證資料,了解事實或物體之現狀,而研判紛爭之實際狀況,如能就訴訟標的、事實、證據或其他事項達成協議,當事人間之紛爭可能因此而獲得解決或避免擴大。」因此,證據保全制度亦有預防糾紛、減少訴訟之目的。

一般來說,證據保全通常都是在起訴後,向受訴法院獲檢調單位聲請之,除應表明:
1.他造當事人(可能侵權行為人或第三人)外,亦必須記載:
2.「應保全之證據」
3.「該項證據應證之事實」
4.「應保全證據之理由」等事項。
由於民事訴訟法之證據保全程序未明文賦予法院較具彈性之強制力,若再加上法官現場執行時,態度過於消極,則就證據之提出,相對人仍有享有相當程度之自由,也因此導致證據保全之執行效果不彰,此點常為人所垢病。又加上向法院聲請不僅程序繁瑣,而且經過一連串的審查也不見得會通過,而且有些生物跡證是有時效性的,所以可能刻不容緩讓我們去跑緩慢的行政流程,於是立達徵信為了讓你省去麻煩的審查制度,在精華時間內保存好證物的安全及完整,我們提供了合理的價格,讓你花少少的費用就可以保全證據的安全。

在證據保全管理這方面,通常聲請法院證據保全後,就侵權物品而言,經常以留置為主,倘若侵權物品之體積過於龐大,無法留置,則得以拍照及攝影等方式為之,但為免日後無法鑑定,聲請人應事先與鑑定機構確認,是否得以照片或錄影進行鑑定,以及拍照、攝影之內容等相關細節。關於書證之部分,除將正本留置外,亦得以影印方式代之;若為電磁記錄,則可以磁片備份或報表印出等方式保全。而交由君悅徵信社,我們也有完善的管理措施可以確保你重要的資料不會遺失,更有精良的設備可以去儲存你所蒐集到的罪證,這點你絕對可以放心。

還記得洪仲丘案時,國防部的一句「完全沒有畫面」,讓多少社會大眾氣憤難耐嗎?所謂證據保全,就是為了避免這樣的冤情再次發生,為了讓有心人士無法毀滅證據,為了使證據揭露事情的真相,我們無不戒慎著保全所有的證據。相信藝人蔡閨抓猴徵信社永遠值得讓你託付,不僅可以讓你在證據保全上能夠安心,也可以為你節省不少勞力以及時間的花費。

證據保全功能是為了避免有心人士將證物湮滅、毀壞、損毀,不管放在家裡或者放在公司都有危險。當然可以向法院或警察機關申請,但其實經過一連串的審查也不見的會通過,再加上有些生物跡證是有時效性的,所以可能刻不容緩讓我們去跑緩慢的行政流程,君悅徵信社在證據保全有完善的管理可以確保您重要資料不遺失,更有精良的設備可以去儲存您所蒐集到的罪證,價格也絕對合理又省去麻煩得審查制度,讓你花少少的費用就可以保全證據安全,君悅徵信社絕對是您在證據保全最可靠的選擇。

一、證據保全公證程式的概念

證據保全作為一種制度創於寺院法,後繼受德國普通法並沿傳至今,為許多國家立法所採用。德國民事訴訟法雖然沒有直接採納證據保全制度,但是出於實際需要也並不禁止這種制度,並且在學理上一般也支持這種制度。我國學者認為,證據保全就是在起訴前或者起訴後,還沒有調查證據以前,預先採取的一種保全措施。而本文提出的證據保全公證程式是公證機構基於客觀上的急迫需要,在訴訟前就特定證據材料預先加以調查,以便對證據的形式和內容加以固定、保存的一種特別程式。

二、證據保全公證的範圍和方法

由於刑法和民法對證據的定義、採集和認定的規定不完全一致,考慮到公證機構本身的法律性質,本文認為,證據保全的範圍應當限定在民事證據的範圍內,也可包括一些行政訴訟中的證據。證據保全公證的範圍具體是指法律、法規規定或公證實務中對何種證據可以採取公證保全措施。在公證實踐中,有關證據保全公證的措施和方法,因不同的證據而有不同的保存和固定的方式。如對證人證言的證據保全公證,可以採取製作證人證言筆錄或錄音的方式;對物證或有關場所現狀的證據保全公證,因物證或有關的具體情況不同,既可以通過勘驗製作筆錄、繪圖、拍照或攝像,也可以保存原物。

本文認為證據保全公證的方法主要區別於以下兩種情況:

一種是法律上沒有明確的限定,主要採取列舉式;《房屋拆遷證據保全公證細則》第10條規定:“辦理房屋拆遷證據保全公證,公證員應當客觀、全面地記錄被拆遷房屋的現場狀況,收集、提取有關證據。應該根據被保全物件的不同特點,採取勘測、拍照、攝像等方式進行證據保全。”

另一種是並不設定明確的限制,由公證機構根據具體情況採取必要的方法和措施,以達到固定、保全證據的目的。1994年8月26日,司法部、國家版權局《關於在查處著作權侵權案件中發揮公證作用的聯合通知》(以下簡稱《聯合通知》)指出公證機構在辦理著作權證據保全公證時,有權根據當事人的要求和被保全物件的不同特點,採取購買或索取實物,現場拍照、攝像,詢問證人、記錄或錄製證人證言等保全方式,全面客觀地反映客觀真實情況。

三、證據保全公證的要件

證據保全公證的要件有實質要件與程式要件之分。證據保全公證的實質要件是已有發生證據滅失的可能或妨礙使用之隱患或經對方當事人同意。證據保全公證的程式要件是一般應在訴訟前提出申請。

一般認為,凡向公證機構提出證據保全公證的申請,應具備以下條件:

1、證據有滅失或難以取得的可能。

證據由於時過境遷或其他原因,有可能滅失、失真或難以取得。如病人身患疾病有死亡的可能;有關單位因拆遷需要申辦證據保全公證;作為證據的物品將腐壞、變質,隨時都有可能失去證據作用的情況下,應當及時將物品的外形、特徵等製成筆錄,並將物品進行處理。

除以上客觀情況外,還有來自人為的因素。如有可能發生證據被銷毀、塗損、掩埋、轉移等情況,以致日後訴訟時或查處案件時影響人民法院或行政執法機構對糾紛的正確審理。所以,為有效地利用證據認定案情,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有關機關和個人應當依法申請辦理證據保全公證。

2、必須對涉及案件事實的現狀予以確定,且申請人與該案有利害關係。

由於隨著時間的推移,自然條件的變化或者其他原因,一些證據本身可能消滅或難以取得。所以,公證機構在辦理保全證據過程中應當指導、督促當事使用法律允許的方式對保全物件進行證據保全。如當事人陳述、現場勘驗經過等,不可能長期而又準確地留存於人們的記憶中,如果不及時辦理證據保全公證,用文字記錄下來或者錄音、攝像,事後就可能遺忘;有的物品、痕跡不可能長期保持不變,如房屋的座落、四至、房屋性質、結構、層次、面積、新舊程式、層面及地面質地、附屬設施等,如果不拍照或繪圖並用文字把它們的原始狀況詳細記錄下來,房屋一旦被拆遷,就無法瞭解其現狀。

四、證據保全公證的管轄

(一)起訴前的管轄

為了調查便利的需要,申請證據保全公證在起訴前應向證人居住地或證物所在地公證機構申請。當然,根據我國《民事訴訟法》第74條的規定:“在證據可能滅失或者難以取得的情況下,訴訟參與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保全證據,人民法院也可以主動採取保全措施。”顯然,人民法院也可以辦理證據保全。但是,本文認為,在訴訟前證據保全中,應當以申請人向公證機構提出證據保全公證為宜。這是因為:

1、我國現行立法規定,對經過法定程式公證證明的法律行為、法律事實和文書賦予充分的證明效力。《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證暫行條例》第4條的規定,公證機構有權“保全證據”,公證機構辦理證據保全公證應在訴訟尚未形成之前進行,並且只能根據當事人的申請。我國《民事訴訟法》第67條規定規定:“經過法定程式公證證明的法律行為、法律事實和文書,人民法院應當作為認定事實的根據。但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公證證明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75條第5項也規定,已為有效公證書所證明的事實,在訴訟中當事人無需舉證。

2、訴訟前對證據保全的公證並不僅限於訴訟之目的。如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在依法查處著作權侵權行為時,通過證據保全公證,保證證據的客觀真實性,有利於有力查處侵犯著作權行為,有得於有效地打擊侵權行為,保護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也有利於在行政訴訟中的有效舉證。

3、與時俱進,突破在長期計劃經濟體制下形成的“以法院為中心發現案件客觀事實”的前蘇聯傳統證據理論體系的框框。當事人真正成為訴訟的主體,有權決定訴訟的實體內容,法院站在中立立場上進行審判,既有助於審判制度的改革,使法院在訴訟前的職能弱化,以減其工作負荷,又有助於強化公證機構職能作用使其不斷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要求。

(二)起訴後的管轄

證據保全公證在起訴後向公證機構提出的,在傳統做法上,公證機構應當拒辦,並告知應向受訴人民法院提出。因為,當事人在起訴後申請證據保全需要,由人民法院審查做出是否准許保全的裁定;人民法院也可以主動採取保全措施。當訴訟屬於第一審時,向一審法院提出,當訴訟屬於第二審時,應向二審法院提出。但本文認為,隨著我國法院在民事審判制度改革的不斷推進,我國法院在民事審判過程的訴訟結構已逐步從“強式職權主義”向“當事人主義”過渡,對當事人來說,舉證的責任加重,而且為了取得質證過程中主動,當事人往往需要一個仲介機構來證明其證據的客觀、真實和合法性。所以,對於一些訴訟中的保全證據,公證機構也應當可以適當介入,例如房屋強制拆遷前的保全,往往就是在訴訟中進行的。

五、證據保全公證的申請

(一)申請的主體

證據保全公證程式是根據當事人的申請而開始的。如《房屋拆遷證據保全公證細則》第5條規定:“房屋拆遷證據保全公證申請人是拆遷人或被拆遷人,房屋拆遷主管部門也可以作為申請人。”

(二)申請的程式

申請的程式是指申請人向公證機構以何種形式提出證據保全公證的申請,以及在特定條件下應列明或表明何種事項。

向公證機構提出申請的當事人並無限制性規定,可以是公民、法人或其他組織,但應當符合《公證程式規則》第17條第1款的規定,即“一申請人與申請公證的事項有利害關係;二申請人之間對申請公證的事項無爭議;三申請公證的事項符合規定條件的,屬於公證處的業務範圍;四申請公證的事項屬於本公證處管轄。”公證機構應予受理,並書面通知申請人;不符合規定條件,公證機構應作出不予受理的決定,書面通知申請人並告知對拒絕受理不服的行政復議程式。《房屋拆遷證據保全公證細則》第7條第3款的規定:“受理或拒絕受理的決定,應在申請人依據本細則正式提出申請後的七日內作出”。之所以作出七日的規定,也正是防止證據可能滅失或難以再決取得。

因為《公證程式規則》對證據保全公證的申請未作明文規定,理論上證據保全公證的申請,並非必須書面申請,也可以口頭提出申請,但必須由公證員製成筆錄。

六、證據保全公證的效力

證據保全公證一般產生如下效力:

1、保全的證據具有客觀性,雙方當事人均可以利用保全的證據,且具有優先性。

證據的客觀性是指證據應該具有的客觀存在的屬性,或者說,保全的證據應該是客觀存在的東西。在實踐中,採用保全證據的客觀性標準應該包括兩個方面:其一,保全證據的內容必須具有客觀性,必須是對客觀事物的反映;其二,保全的證據必須具備客觀存在的形式,必須是人們可以通知某種方式感覺、感知的東西。無論是通過繪圖、拍照、攝像,都必須有其客觀的外在表現形式,都必須是看得見摸得著的物質。

隨著電子技術和資訊技術的飛速發展,“電子文書”已經成為人們生活中的一個重要內容。例如一些公司企業的日常業務和商務往來在一定程式上實現了“無紙文書管理”,那麼存儲在電腦硬碟或軟碟中的有關檔是不是證據?本文認為,這些檔也是證據,只是沒有被別人通過感知而客觀表現出來。當然,如果這些檔被電腦列印出來,或者通過辦理證據保全公證通過電腦螢幕顯出來,那就具備了證據的客觀形式,並具有與原件同等的法律效力。

證據保全公證作為證據為當事人雙方或相互間發生事實關係的證明,因此,不但申請證據保全公證的當事人可以運用,如果對方當事人認為該證據對其有利也可加以利用。在舉證方面,當事人有提出證據與否的自由。

1998年7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民事經濟審判方式改革的若干規定》第27條第1款規定:“物證、歷史、檔案、鑒定結論、勘驗筆錄或者經過公證、登記的書證,其證明力一般高於其他書證,視聽材料和證人證言。”2001年12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77條第2款規定:“物證、檔案、鑒定結論、勘驗筆錄或者經過公證、登記的書證,其證明力一般先於其他書證,視聽資料和證人證言。”2002年7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行政訴訟證據若干規定》第63條第2款規定:“鑒定結論、現場筆錄、勘驗筆錄、檔案材料以及經過公證或者登記的書證優於其他書證,視聽資料和證人證言。”

2、保全的證據效力不必然及於待證事實。

所保全證據的效力僅及於本身,與待證事實並無必然聯繫。比如房屋拆遷證據保全公證並不是為了證明對方當事人應承擔的過錯責任。同樣,著作權證據保全公證雖然在為進一步完善知識產權法律制度、切實加強著作權保護工作中發揮了證據的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是在查處著作權侵權案件中發揮作用的證據保全公證,並不必然證明有關當事人的侵權行為。因為,著作權證據保全公證書中雖證明了申請保全的時間、理由以及證據的時間、地點、方式等內容,保全證據時所拍攝的照片、錄影帶以及實物、發票等也在清單中列明,但是這與有關當事人是否侵權、侵害程式沒有必然的關係。

3、已保全的證據,可免除當事人的舉證責任。

證據一經保全,應該與法院依照法定程式收集、調查的證據具有同等法律效力。證據保全公證的證據是證據的一部分,人民法院以及行政執法機構應當將它與其他證據一併加以審查、判斷。對於當事人在訴訟前依法定程式向公證機構申請辦理的證據保全公證的證據,與人民法院依靠程式收集的其他證據具有同樣的效力。

如我國《聯合通知》第1條指出:“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在查處侵權行為時,要求申請人和有關當事人提供證據的,應當對證據進行證據保全公證。對於公證機構出具的有關證據保全的公證文書,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應當作為查處侵權案件時認定事實的根據。” 2001年12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9條第6款規定“已為有效公證書所證明的事實,當事人無需舉證證明。”2002年7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行政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64條規定:“以有形載體固定或者顯示的電子資料交換、電子資料以及其他資料資料,其製作情況和真實性經對方當事人確認,或者以公證等其他有效方式予以證明的,與原件具有同等法律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