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 到底犯了什麼罪

偷情 在現代社會中屢見不鮮,因為每個人的思想與情感趨於更加的自主與自由,而許多倫理道德也慢慢的被世代挑戰,更加重視的是對自身的主宰權。偷情就從字義上去解釋的,我會這麼解釋─「偷取」、「情慾」。簡單來說,要有原因無法光明正大的戀愛,或者是俗稱「不正當」的男女關係,都是因為被社會大眾的倫理道德而限制住,不得已偷情。人類有生理需求,或者想感受戀愛的滋味,原本是很原始生理與心理需求,但因為這社會去限制住你的思想與情感,到最後,你只好在暗處不被世人看到的地方,去偷取你缺乏又渴望的情慾。

有人說男人是與天俱來的偷情高手,不得不說在於上帝創造雄性的時候,給我們對於掃描異性的哺乳器官與吸收費洛蒙的能力與眾不同,加上由祖先留下來的征服慾望,男性對於生存下來而努力去繁殖的慾望似乎比起女性更高一些。看到這裡也許許多男人都感到共鳴?不,我們都錯了,在我看來女性也是一樣平等的擁有這些慾望,甚至超過。曾經聽過一句話「你用手指挖耳朵的時候,是你手指比較舒服呢,還是耳朵?」答案不脛而走。有些例子來說,男人偷情的原因,心理上的需求相對於生理上更加高些。

「李姓商人在昨晚被發現偕同小三一同前往他在信義區的房子過夜,而被徵性社抓姦在床,但李姓商人的元配因為沒有經濟能力,加上丈夫的求情,使元配對丈夫撤銷通姦罪,小三轉為主要被告。」我們常常聽到這種故事,甚至就在身邊發生中,在刑法第 239 條通姦罪中:「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姦者亦同。」看起來沒什麼不妥,而在《刑事訴訟法》239條對通姦罪加了一條但書:「但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條之罪,對於配偶撤回告訴者,其效力不及於相姦人。」兩人偷情卻到最後只剩小三承受罪名,的確非常的不公平。我認為公審家務事是非常詭異的,尤其是「性」這件事,如果真的因為另一半出軌,讓他去吃一年的牢飯,出獄後你們會繼續甜蜜幸福的生活,心裡上完全沒有疙瘩的話,那我承認是我錯了。

最近大家對於這條法律似乎因為某林姓女作家的社會新聞,而討論的非常熱烈,在我看來通姦罪直接廢除無法那麼簡單達成的話,也應該刪除刑事訴訟法239條但書規定,回歸刑事訴訟法告訴不可分原則。簡單來說,配偶不能僅對另一半撤告,「要告一起告,要撤一起撤」,這樣才是達到最公平的原則,而不是兩方偷情,只有一方受害。